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慧忠 > 如何看待人的底层需求“钱,妹子,背后的快感”

30
2016

如何看待人的底层需求“钱,妹子,背后的快感”

写这篇文章前,我内心其实很犹豫,因为我知道它除了能给自己带来思考的快感,其他一无是处。但我还是没能忍住。

2008年我开始跟着导师一起写文章,起初是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没想到后来越写越喜欢了;2010年开始可以独立拿稿费了,为了稿费(当时的标准是千字千元),坚持每月在上海证券报或者华夏时报上写文章,虽然有钱可挣,但不好的地方也很明显。其一是发表的时效性不够,不能实现一写完就能马上发表。其二是总需要按照编辑的要求修改,文章一改就好像被阉割了一样,这让我很不适应;2015年年初开始,我的一部分工作是负责高和所有的劣后级募资,一方面为了塑造专业形象,另一方面我从心底里喜欢琢磨问题,有快感,并且希望把它形成文字,然后就像嗑一大把瓜子仁儿,一把塞进嘴里,不停眨巴嘴,反复享受这种快感。

上面的种种,或多或少都有偏市侩的杂质。但今天的这篇文章不同,这一篇文章是源于昨晚我与几位朋友喝清酒、侃大山,彼此启发而写的一篇文章,无任何利益诉求,纯现实问题思考快感的讨论,如何看待钱?如何获取最大的快感?如何看待网红现象?等等。这些观点如果再过几年回看,我自己可能都觉得很荒唐幼稚,但此时此刻却是我内心真实的思考轨迹。

如果我们站在普罗大众的视角来看,人类的底层需求是什么?简言之就是“钱,妹子,以及背后的快感”。

第一、“钱”到底是什么?它如何流动?

按照传统经济学的表述:货币是一般等价物。是人创造了货币,还是货币孕育了人际网络?基督教传统思维里有一个观点,人是替上帝管理财富的,仅仅是一个管家而已。也有很多马云一类的富豪经常这样说。刚开始听到时,我直觉的反应是这些人真能装大尾巴狼。但随着年龄和认知边界的拓宽,我现在相信这是真的了。

人仅仅是钱的一个导体而已,钱才是最具信息载体和最具流通效率的介质。所谓的顺应趋势,本质上就是符合信息流的偏好;所谓的有德者居之,不是指人的德行,而是说他满足了某个时点钱的流通偏好并迎合了时代大契机。这里面会有两个天大的误区。其一是错把时代机会视为个人能力,时代铸就了一些人的成功,但他自己认为老子天下第一;其二是错把平台价值视为个人能力,有些人在大平台上资源调动能力极强,但一旦离开,寸步难行。

通常情况下,一些人会因为某一个契机而短时间内拥有巨额财富。同时过一段时间失去也是常态化的结果;真正牛的人是可以相对长周期的拥有财富,背后是它可以不断的把握趋势并且迎合它。

每个人对钱都有一定的渴望。同时,我也相信那些能实现一定财富积累的人都是在特定历史背景下、特定环境中迎合了时代的需求。即便对那些山西、榆林、神木等依靠能源性机会爆发的富豪也一样。我认识几位在榆林排名很靠前的富豪,无独有偶,在那个生态中他们都是最有冒险精神和市场意识的人。简简单单一个问题,如何与村干部和村民搞好关系?有些村民故意驱赶牛,让牛掉进了你的矿井,你是赔还是不赔?赔多少?这些都需要智慧和胸怀。至于财富能持续多长时间,那取决于你能顺应潮流多长时间,以及能力禀赋等因素。

第二、所谓的妹子、美食及其背后的快感源于哪里?

六祖慧能有一句名言:不是幡动,不是风动,仁者心动。本质上是人内心的一种感受。如何度量这种感受的强弱?我们不妨通过一对横纵坐标所构建的象限来展示。横坐标表示的是快感的强弱。比如说快感指数的强弱满分10分,吃一块菲力牛排的快感是1分,做爱是4分,吸毒是10分。这是一个维度。

另外一个维度,纵坐标是快感比较的差值,同时包含正负值。其强弱取决于低值与高值的差有多大。比如说,对于帝王而言,每天吃满汉全席,每天有群妃侍寝,每天吸食大量毒品,未必就有长久而持续的快感。因为他的低值太高,差值太小。同样,对于一个长时间禁食辟谷的人来说,因为他快感的低值降的足够低。久旱逢甘露,长期禁食之后,当他第一口咬一个苹果时,味蕾高度敏感,酸爽的果汁会一点一点慢慢的激活他每一个味蕾细胞,这种果香四溢带来的快感也同样是非常强烈的。除此之外,比如说跑马拉松,当身体达到一定的运动极限时,本质上也是拉低了捕捉快感的低值。很多人有这样的体验,当你长时间运动之后,再喝一瓶矿泉水带来的满足感远大于平时。

第三、关于焦虑与不安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网红现象”极不理解。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使得如此多的人会对着手机屏看一个打扮的妖里妖气的女孩子搔首弄姿?和一些朋友聊完之后,我开始有一些初级的思考了。

首先,先问一下身边的人,对现实处境满意吗?

做实业的老板说实业根本就不挣钱,还不如老婆炒房挣得多;炒房人说现在房价泡沫太大,好似火中取栗;打工者说现在老板特别容易情绪化,焦虑性加班成为常态;寒门学子鲤鱼跳龙门的机会就更少了,因为现在的子女教育都是家庭军团化作战,择校、上辅导班、考学等都需要大后方系统化的支援;政府官员更是说自己最不容易了,随意说句大实话都有可能被党纪警告。那谁容易呢?谁都不容易,因为社会阶层在分化,当下正是阶层分化的过度期。阵痛期过后是什么呢?是更深沉的绝望,即阶层的固化。

其次,什么人在看网红直播?

主要是两类人:一类是24K纯屌丝;另一位是新兴中产阶级。第一类容易理解,暂且不表。重点看第二类。他们有什么特点?

新兴中产阶级满足以下几个特征:第一、受过良好的教育,即职业技能不差;第二、有一点小钱,谈不上多么有钱,但也不缺;第三、出生相对贫寒,或者说家庭背景非官非商,普通人家;第四、对成长有极强的渴望,对财富有极强的渴望;第五、内心非常焦虑和不满。

现实生活中他们面临的压力较大,各种欲望也得不到满足。但虚拟世界则不同,他们可以享受帝王般的礼遇。随便发几个赏钱就能让一个女网红唱歌或者跳舞。最关键的是,这种消费不需要大钱,他能支付的起。

最后,如何缓释这种不安?我也不知道。但大的方向是需要引导这种情绪或者动作偏好。比如说跑步、阅读或者思考。

 

此前看过一本书,讲的是人脑的结构:右脑控制感性;左脑控制理性。感性的东西往往都是人本性的惯性动作,比如说看到话梅就流口水;左脑是一个理性防御网。就像我们要给别人销售一个东西。所有的销售培训和话术本质上都是再说服销售员自己,而不是说服你的客户。因为客户短时间内很难专业性的识别一个产品,但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客户就一直在锻炼的一种能力,就是识别他人。一言以蔽之,当人性底层的魔鬼被激活时,我们需要做的事是让它的对手也强大起来。

 

 

 

(作者系高和资本资深金融产品经理、副总裁李慧忠博士)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

lihuizhong@gohighfund.com

推荐 32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李慧忠 李慧忠

高和资本高级副总裁,现牵头负责高和资本的金融产品设计以及劣后级资金募集等。2010年作为创始团队成员加入高和资本至今,先后作为核心成员参与了2010年北京最大的商业地产并购案金澳国际;2012年以7.9亿元收购上海中华企业大厦;2014年作为核心成员完成了上海梦中心项目的投资,单项目投资额超过100亿元。2016年牵头创建高和牛办互联网资管平台。2016年牵头完成了第一单单套资产私募REITs产品从金融产品设计到发行的全流程。
硕士和博士都师从著名经济学家赵晓教授。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