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慧忠 > “民粹”的盛世与“钟摆”理论
十一
14
2016

“民粹”的盛世与“钟摆”理论

今年有三件事很多人一直在关注:第一件事是英国脱欧,最终的结果与英国主流精英的预测大相径庭;第二件事是川普当选美国总统。这几天朋友圈不断刷屏。在美国大选的尾声,中国老百姓第一次实现了全民参政议政。最终的结果也与主流媒体的预测南辕北辙;第三件事是中国监管层将推出REITs,最近地产金融圈内又掀起了新一轮对REITs的热议。最终是否能推出、推出什么样的政策、以及对市场的影响,我们且行且观察。

从前面两件事的演变历程,我们不难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所谓的主流精英不断被打脸。其实这不难理解,这些精英的行为符合人性,但不符合群体利益。经济学有一个经典的命题:个体理性可能会引发集体非理性,比如说囚徒困境;或者个体非理性也会引发集体理性,比如说蚂蚁王国或者蜜蜂世界,每一个个体的身上会散发气味,气味越浓的地方越安全。

同样,我们反观这些精英思维: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一头扎进华尔街。“笨蛋!谁当总统都无所谓,只要让艾伦当美联储主席就成”,这是多年前美国大选前夕《财富》杂志放在封面的一句口号。它代表了一种心态,美国精英和中国精英一样,大家都偏好于闷声发大财。并且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在这条岔路上走的太远,精英对底层民众的声音和诉求选择性失聪。

但大家不要忘记相对财富而言一个更高维的存在——“效率与公平”这个紧箍咒。金融危机后的2011年,美国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为49,103美元,剔除通货膨胀因素之后,美国中等收入家庭的实际生活水平低于1989年。如果与2000年相比,这些家庭的年收入减少了4000美元。美国中产阶级家庭收入的总数在全国所有家庭总收入中所占的比重,由1970年的62%下降到2011年的45%;中产阶级家庭的人数占全国人口的比重由1971年的61%下降到51%。

川普身上有着一堆毛病,色情狂、暴力男、以及道德血液问题的开发商等。但有一点他迎合了美国平民,减少全球化(包含贸易、移民等问题)对美国本土居民的冲击。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脱欧事件中,英国为什么要养一群懒汉?这些底层人的必然逻辑孵化了所谓的“黑天鹅事件”。

无独有偶,我们再观看国内的REITs市场。当下老百姓确实没有什么高质量的投资渠道。甚至是可投资额度相对较高的100万,我此前撰文曾写过“绝望的100万”,没什么可投资的。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当前的宏观经济生态——“国有银行以低利息的存款方式锁定老百姓的资金,再以低成本的利息贷给低效率的国有企业,然后再冠以就业维稳的刚需”。关键问题是老百姓有限的财富会如何演变?在一个封闭的水池里,一方面不断往池中注水,另一方面没有出口,频频上演住宅房价不断飙涨、“蒜你狠”、“豆你玩”、“姜你军”等日常消费品价格的跳转。即便从底层老百姓的诉求来看,推出REITs也是必然。

假设在不久的将来REITs正式推出,我们不妨做如下预判:第一、老百姓有了新的有稳定派息的高安全性的投资品类,自然会受到民间资本的追捧,有效锁死一部分过剩的流动性;第二、商办资产的价格会迎来新一轮上涨。逻辑很简单,进入这个市场的钱更多了;第三、REITs的派息收益率不会太高,香港REITs为6%左右,日本仅有2-3%;第四、逻辑上险资等机构投资人应该是REITs的主要投资方,但由于派息率太低,险资的钱未必能大规模进入;第五、将进一步拉低标准化地产金融产品的预期收益率。

 

什么样的政治结构是最有效的?有人说绝对的民主最好,一人一票,完全由普通老百姓的意志决定选举;有人说是绝对独裁的明君最高效,前提是他足够有智慧,并且足够有权威;有人说是李光耀式的精英模式最有效,让精英的能力发挥到极致。具体是哪一种更有效?我也不知道。但有一点是比较确定的,如果把精英与民众比作是钟摆的两端,一定时间内如果钟摆太偏向于一端,接下来势必会回调。

 

 

(作者系高和资本资深金融产品经理、副总裁李慧忠博士)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

lihuizhong@gohighfund.com

 

推荐 15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李慧忠 李慧忠

高和资本高级副总裁,现牵头负责高和资本的金融产品设计以及劣后级资金募集等。2010年作为创始团队成员加入高和资本至今,先后作为核心成员参与了2010年北京最大的商业地产并购案金澳国际;2012年以7.9亿元收购上海中华企业大厦;2014年作为核心成员完成了上海梦中心项目的投资,单项目投资额超过100亿元。2016年牵头创建高和牛办互联网资管平台。2016年牵头完成了第一单单套资产私募REITs产品从金融产品设计到发行的全流程。
硕士和博士都师从著名经济学家赵晓教授。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